撰文者:楊少強 研究員:邱碧玲 製作人:孫秀惠

歷任政府不斷揮霍,台灣已欠下超過新台幣14兆元的債務,每個國民身上目前都背著63萬元的債,你、我,都已變成了政府的「債奴」。

1.jpg 
台灣已欠下超過新台幣14兆元的債務,你、我,都已變成了政府的「債奴」。

一千億?還是二千億?

八月二十四日,莫拉克颱風的災後重建工程正要啟動,立法院諸公們就已開始對預算「喊價」。國民黨主張一千億元,民進黨則強力要求,重建預算至少要兩千億元,且預算編列「只有下限,沒有上限」。

災後重建,是重要的;難的是,錢要怎麼花?

九月份,是關鍵時刻,立法院即將開議審預算,九十九年度的「中央政府總預算」案,乃是重頭戲。

根據行政院甫通過的「九十九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」,因為政府入不敷出,預算短缺的財源全都要舉債來因應,預計政府舉債將超過四千六百億元,創下史上單一年度最高紀錄!若再加上風災重建特別預算,政府舉債已逼近五千億元!

台灣已經破產!加上隱藏負債,政府淨值是負六兆

五千億,各位看官沒感覺?

「中央政府總預算」,這七個字,看來很遙遠?然而,這七個字,不只決定你未來的荷包,更將影響到你我孩子們的未來。

讓我們為你揭開這些數字背後的真相。如果把「台灣」當成是一家公司,你可能不相信,這家公司目前的淨值是:近負六兆!

攤開「台灣」公司的資產負債表,資產逾八兆五千億元,負債竟然高達新台幣十四兆五千億元:資產比負債還少了近六兆元。當企業的「資產」小於「負債」時,代表這家公司的資產,不足以償債,該公司就可被宣布為破產。

換言之,如果台灣是一家公司的話,這家公司已經被宣布破產!

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一筆債?第一部分是「帳面上」的債,也是政府對外公布的債務,以及中央政府累計債務,主要是歷年來政府入不敷出、不斷發行公債的結果,這部分,就超過四兆五千億元。

驚人的是,帳面上沒有顯示的鉅額「隱藏性負債」,這些政府未揭露的潛在負債,據立法院預算中心最新估計,起碼近新台幣九兆元,包括軍公教人員退休給付義務,公、勞、農保虧損及潛在負債、各種非營業基金的長期負債等。

在這筆「隱藏性負債」中,其中一項就是各項軍公教人員退休撫恤金,這些都是政府未來必須給付的義務,因此,可計入政府的潛藏負債。依照銓敘部退撫司長呂明泰的推算,未來三十年至五十年之內,政府要給這些退休公教人員的退休金,包括舊制及新制年資應給的退休金,共需要八兆元以上。

「如果我們不及時改革現行的退休給與制度,則未來國庫可能將會面臨相當嚴重的財政分配窘況。」呂明泰說。

過去,不是都說「台灣錢淹腳目」嗎?怎麼台灣會淪落到負債十四兆的地步呢?這主要是歷來政府欠下的錢,從國民黨、民進黨、再到國民黨政府所留下的「共業」,不管每個國民願不願意,政府欠的錢都要由人民來還。

譬如這些公教人員退休金,以及各種公營保險(如勞保)虧損、過去徵收道路時政府所欠下的補償金等,都是政府至今欠下還未還的債務,最後都是要由國庫來負擔。因此,我們才「擁有」了這麼一大筆債。

因此,從此刻起,請大家忘了「台灣錢淹腳目」這句話,現在,我們已經陷入「台灣債淹腳目」的田地了。

負債十四兆,相當於每個人身上都背著六十三萬元的債務!

如果你是領薪水的上班族,每年要繳所得稅,這筆錢,可以讓包括你在內的全台灣所有上班族,未來三十六年都不用繳稅。換句話說,因為政府欠下的這筆債,包括你在內的全台灣上班族,未來三十六年繳的稅,都是在幫政府還債!

三十六年,這幾乎等於一個人一生所有的工作時間了;而且,你還得祈禱政府未來不要再借錢了,否則不只是你,連你兒子、孫子都還要繼續幫它還債。

各種「隱藏性負債」壓得政府喘不過氣來,偏偏政府還一直畫大餅,不斷借錢做一大堆建設,然後向民眾宣傳:做這些建設可以讓經濟變好,等到經濟好轉,就可以還錢了!
國債為何不斷堆高?入不敷出還大搞建設,沒錢再借

這就像前財政部長王建曾經說過的故事:

有個窮人家的小孩有天對媽媽說:「媽媽,我想要一座游泳池。」

媽媽回答:「可是我們沒有錢。」

「可以借錢來蓋啊!」

「但是借錢我們家就破產了。」

「沒關係,我們借錢蓋好游泳池,我就可以天天游泳,把身體練得很強壯,長大後就可以賺很多錢,不就可以還錢了嗎?」


我們的政府,對於國家財政的想法,就像故事中的小孩一樣!

政府為何不能量入為出?打著振興經濟旗幟,大開支票大減稅

理想的財政支出原則,和所有家庭或個人的理財原則都一樣,那就是「量入為出」,也就是有多少錢、做多少事。

但是近年來執政者與民代藉著「振興經濟」、「創造就業」口號,濫開建設支票,使得支出不斷增加,又為了討好特定族群,不斷減稅使稅基流失,其結果就使政府支出與收入差距不斷擴大。

例如,台灣一般的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為二五%,也就是一般企業賺一百萬元,要繳二十五萬元的營所稅。但是有些稅前盈餘超過一百億元的上市公司,它們負擔的有效營所稅稅率卻不到一○%。 這看在所得稅率至少六%起跳的一般上班族眼裡,恐怕很不是滋味。

立法院預算中心在「九十八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整體評估報告」中就表示,這顯示大型上市公司較一般中小企業享有較多租稅優惠,「造成產業間租稅負擔不公與扭曲」。

稅基不斷流失,政府若能在稅收減少下「量入為出」,也不致造成太大危害。偏偏我們的政府就像那個想要游泳池的小孩一樣,也不管家裡有沒有錢,到處東蓋西蓋,花的錢越來越多。
近年來政府及旗下的國營事業到處興建各種建設,事前都宣稱可以帶來多少預期報酬率,以此做為興建的合理化理由,不過實際上卻有不少根本是膨風。

借錢到底做了什麼?六四%重大建設,竟未達預定成效

如截至去年七月底為止,蓋好後「完全閒置」的公共設施就有三十件,當初總建造經費就花了近四十六億元,而這些公共設施閒置的理由可說千奇百怪:

如體委會補助台東縣鹿野鄉公所,花了將近八百萬元建的「鹿野鄉立游泳池」,游泳池長度竟然只有十公尺,這麼短的距離只要泳客從一邊蹬水出去,划個兩、三次就會撞到另一邊的牆,無怪乎根本沒有泳客想去。

又如工業局補貼,花了近五百五十萬元建的「大園工業活動中心」,結果檢測出來該中心三樓竟是海砂屋。又如內政部補貼高雄縣茄萣鄉公所花了逾一億元建的「茄萣鄉停二立體停車場」,但五百公尺處卻已有另一個停車場,這個新停車場根本沒有停車需求。又如原住民委員會補貼屏東縣來義鄉公所花了一千八百萬元蓋的「來義鄉原住民文物館」,閒置的理由則是「缺乏文物」。

這些「罄竹難書」的閒置理由,實在很難讓人不去質疑政府對公共建設的規畫能力。

更糟的是,許多建設預算重複編列,造成重大浪費。例如最近為了八八水災災後重建編列的經費,就跟先前已經編列的四年五千億「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」有多項重複。

這種亂象在國營事業身上亦屢見不鮮:據審計部公布的九十六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報告,國營事業進行的一百零一項重大建設計畫,總投資金額超過四千三百億元,其中有六十五項未達到當初預期的報酬率目標,占所有重大建設計畫的六四%!

在這些重大建設計畫裡,有些計畫的實際報酬率,和當初的預期報酬率差了十個百分點以上,甚至有些原先預估是正的報酬率,到後來卻是負值。
中研院經濟所研究員蕭代基曾說,如果政府雇人把磚頭從東部搬到西部,再搬回東部,這樣失業率降低了,景氣也提升了,但工期結束後,這個就業機會就立刻消失,說不定還留下被破壞的環境。所以任何一項公共建設,短期都有美化總體經濟指標的功能,但其真正的效益可能非常有限。

近年來政府興建的那些使用效率極低的機場、商港、漁港、橋梁、道路、水泥化河道及海岸等等,這種種閒置無用的建設,哪個興建之初不是打著「振興經濟,創造就業」的旗號?這些建設不就是「搬磚頭」的翻版嗎?

警鐘已經敲響!赤字過高,台灣國際評等被調降

收入追不上支出增加的速度,造成今天政府舉債破紀錄的後果。根據標準普爾(Standard & Poor's)的統計顯示,台灣今年底的總負債占歲入比率竟已高達一四二%,在所有AA 評級的國家中是最高的。

也因此,標準普爾四月份,就把台灣的評等展望從「穩定」降為「負向」,主因就是政府的財政赤字過高。標準普爾表示,台灣主權評等被降為負向,「是因未來兩到三年內,台灣政府的財政狀況會持續惡化。」

然而,還是有人會問,即便台灣帳面上破產了,但對我們的生活一點也沒影響。至少,這家「公司」週轉得很順利,政府發公債向民眾借錢,從來也不會借不到。

減債刻不容緩!老齡化社會、通膨都會使財政崩潰

正因此想法,讓台灣一步步邁向破產之路的關口,也缺乏強而有力的監督。因為,老化的人口結構,極可能在未來打破正常週轉的臨界點。

不變的定律是:負債,一定要有人還,如果前面的人借得多,後面的人就還得多。然而,一個國家的償債動力來自勞動人口,倘若未來勞動人口大幅減少,這筆債,要如何還得起?
目前台灣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占總人口超過一○%,已經符合聯合國定義的高齡化社會(老年人口比率為七%),隨著要照顧的老人越來越多,政府勢必要做更多的社會福利,這意味未來政府支出幾乎不太可能下降。

這些增加的支出,只能由還有工作能力的人口(十六歲至六十四歲)負擔,但在少子化趨勢下,經建會預估,從民國一百一十五年後,台灣的總人口開始負成長。民國九十六年時,大約七個工作人口養一個老人,但屆時,三個工作人口就要撫養一個老人。面對這麼一大筆的鉅額國債,他們要如何面對這不可承受之重?

也有人說,台灣的債,都是政府對內向人民借的錢,不像冰島或昔日的南韓、阿根廷,因為外債過多,當外國抽銀根時,國家就瀕臨破產。在台灣,只要國人持續借錢給政府,買進公債,政府就不會跳票,可以一直「借新還舊」。

然而,這種說法沒有推演到的是,如果政府為了還債,開始印鈔票,民眾對貨幣將失去信心,大家不但不借錢給政府,還拚命把手上的新台幣換成美元,匯出國外,那麼,新台幣將劇貶、股市暴跌、資金市場大缺血,政府週轉也將出現危機。
當然,如果政府不想留下債務,也可以想辦法還債,政府還的方式有好幾種,例如加稅,或是多印鈔票。

加稅直接引起民怨,政治人物都不想做壞人,因此印鈔票最方便,這也是古今中外,高負債政府最常用的方法。

而且,因為印鈔票會造成通貨膨脹,錢變薄,政府實際還的債務還可以減輕。例如年初人民借給政府一百萬元,年底政府要還,如果通貨膨脹率是五%,則這筆年底政府還給人民的一百萬元,實際上購買力只剩九十五萬元而已,換句話說:因為通貨膨脹,實際上政府只用九十五萬元,就還掉當初欠下的一百萬元債務,通貨膨脹越高,政府實際還的錢就越少。但換個角度想,這等於政府另一種A人民錢的做法。
 政府用通膨賴掉欠的債,並不是狂想,事實上「股神」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就曾指出,美國近年來欠下的大筆債務,就是用這種大印美元造成通貨膨脹的方式減輕,巴菲特稱此為「公然的搶劫」。

台灣人必須自救!國家不消滅公債,公債將消滅國家

這種「通膨賴帳」的方式台灣也有先例:過去國民政府就是大印鈔票來融通其支出,民國三十四年到三十八年之間,台灣的物價幾乎一日數變,每年物價漲幅都在五○○%至一二○○%之間。其結果就是台灣嚴重的通貨膨脹,最後四萬元舊台幣才換新台幣一元,人民幾十年的儲蓄一夕間化為烏有。在一九八○年代的阿根廷,也曾因此通貨膨脹率高達五○○○%,辛巴威更是目前「惡性通膨」的最大受害者。

而且,如果政府真的用印鈔票來還債,最後的代價將是窮人負擔最重。正如赫茲利特(Henry Hazlitt)在他的經典著作《一課經濟學》(Economics in One Lesson)所說:通貨膨脹是最糟的一種課稅方式,它對窮人課徵的稅率通常比富人重,因為「窮人沒有財力去投機購買那些可以保值的實質資產,來保護自己。」

我們每個人都像是故事裡所說的那個媽媽,整天得幫政府這個小孩借的錢還債。如今,這個小孩不管家裡有沒有錢,也不管媽媽年紀越來越大,賺的錢可能越來越少,不但已借錢蓋游泳池,現在更借錢蓋起健身房、運動場,未來還要蓋三溫暖SPA。

這個小孩每次都安慰媽媽:「等我長大,身體變好,我就可以賺更多錢來還債了!」但是,我們等得到那一天嗎?

十八世紀的哲學家休姆(David Hume)早就留下名言:「國家不消滅公債,公債將消滅國家。」如果我們不想被政府的龐大公債消滅,從現在起,透過各種管道,不管是選票,或是民意代表,對政府發出你的聲音:「請你不要再亂花我的錢了!」

*台灣破產!資產-負債=-6兆元

0.jpg 

台灣破產!資產-負債= -6兆元

 

註:帳面資產包括國庫與各機關結存、有價證券、保管有價證券、應收歲入款與保留款、應收公債與賒借收入、暫付款、押金、材料;帳面負債包括暫收款、保管款、代收款、預收款、應付保管有價證券及歲出款與歲出保留款、應付帳款(含國庫券與短期借款)

資料來源:立法院預算中心;審計部  整理:邱碧玲

*減稅劫貧濟富,上班族越來越窮

台灣政府的收、支短差已是結構性問題:政府支出歷年占國內生產毛額(GDP)比重約一五%,但台灣的租稅負擔率(賦稅收入占GDP的比率),卻從民國八十八年起就不到一五%,到了九十六年度時為一三.八%,和鄰國如日本一七.三%、南韓二○.二%以及OECD國家平均二六.九%相比,算是偏低。

但這不表示台灣人稅負壓力不大,因為租稅負擔率較低,乃是近年政府對特定對象大幅減稅所致,而這些特定對象大多是富人、地主或老闆,實際稅負都落在一般民眾頭上。

立法院預算中心「九十八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整體評估報告」就提到政府近年推動的減稅措施:停徵證券(期貨)交易所得稅,土地交易不以市價作稅基、股東投資抵減、未分配盈餘緩課、兩稅合一、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及去年九月宣布的證交稅減半徵收,這些減稅優惠對象大多是營利事業、部分產業、公司股東、大地主及富人,「導致租稅實際負擔主要為薪資所得者」。

如今政府所課徵的綜合所得稅,約四分之三是來自於薪資所得(如上班族的薪水),只有約四分之一是來自資本利得(如炒作股票或土地獲利),這等於變相鼓勵人們不要努力工作,應去炒股票或土地。

這種「輕課資本利得,重課勞動所得」的稅制,除了違反租稅公平原則,也加重近來所得分配不均:也難怪五等分位所得分配差距倍數,八十年度是四.九七倍,至九十七年度已升高到六.○五倍,創下五年新高!

 

創作者介紹

埔里房屋...土地不動產生活網

Hanyi092668956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